新闻

配套控制系统主要由美国超导公司提供

作者:亚博下载 发布时间:2021-02-02 12:52 点击数:

  风电产业的高速发展使得运营商们对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质量要求都与日俱增,尤其是相当于风机中枢神经的“控制系统”更成为主导这一新兴产业成败的关键。

  本刊记者 缪舢/文高速发展的风电产业自2010年以来突然风机事故频发,为这一中国新兴产业蒙上一层阴影。

  2010年2月1日,大唐左云风场,43号风机在无任何报警信息的状况下突然发生倒塌,塔筒折弯扭曲倒在地上,风力发电机组、轮毂摔落一地。

  2010年4月2日,印度能源大鳄苏司兰在内蒙古巴音锡勒的一台风机出现火花,随后轮毂着火,火势很快蔓延开来,风机被烧毁,连叶片也被烧得无法辨认,现场一片废墟。

  2011年2月24日零时34分,有着陆上“风电三峡”之称的甘肃酒泉风电基地,第六风电场35千伏馈线开关柜下侧电缆头被击穿。11秒后演化为三相短路故障,敦煌变电站330千伏母线台风电机组相继脱网,引发风电史上最大规模的风机脱网事故,不仅导致甘肃电网的电压大幅波动,也对整个西北电网造成威胁。酒泉风电脱网事故调查结果表明,已投运的风电机组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

  这些风机事故表现出不同的质量问题:电机着火、叶片脱落、主轴断裂、轮毂飞车、脱网等。重庆科凯前卫风电设备公司总经理孟黎告诉记者,这些事故的根源问题基本都出在控制系统上,而控制系统相当于风机中枢神经大脑,指挥、控制着整个风机的运转。

  科凯前卫2009年3月组建,由央企中船重工下属的重庆前卫仪表公司和丹麦的科凯电子公司合资,双方各占50%股份。它是国内风机行业的后起之秀,率先研制出首台集成式风电控制系统,同时也第一次提出大型风电机组的完整一体化控制系统解决方案。

  内蒙古辉腾锡勒,有着中国最为丰富的风力资源。若干年前,国家决定在此建设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场。然而恶劣的地理、气象条件对风机的安全、可靠运行提出挑战。辉腾锡勒的空气密度只有0.8千克/立方米,正常人类适宜生活的空气密度为1.2千克/立方米,过低的空气密度容易导致控制系统失灵,严重时可导致风机烧毁。极低的气温常常影响风机的转动,很多厂商的风机转不起来,仅是装点亚洲最大风电场的一道风景。

  冬季的辉腾锡勒风电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擂台,不同厂商的风机在此比试,同等环境条件下,质量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惨不忍睹的是,大多数厂商的风机“罢工”,叶片转不起来,不能发电,只有少数能够正常运转,其中配了科凯前卫控制系统的重庆海装风机表现抢眼。国家能源部门规定风机平均利用率95%,实际上很多品牌风机不达标,但科凯前卫则高达99%。

  国家海上风力发电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杨本新说,“与竞争对手相比,在极低气温和高海拔恶劣条件下,保证风机控制系统正常运转发电,是科凯前卫的两项拿手绝活。”

  2011年4月,在辽宁法库风场由大唐新能源公司组织的鉴定会上,安装了科凯前卫控制系统的海装风机比其它品牌风机多发电6%到8%。对风电投资运营商来说,多增加6%的发电量意味着增加6%的营业收入。科凯前卫怀揣独门绝技浪迹风电江湖,孟黎说,“只要是做风电的,没有人不知道我们科凯前卫。”

  不过,即使多给风电运营商增加发电量,在中国利益集团割据的生存环境下,有自身控股控制系统公司的强势大品牌风机厂商,自然优先采用下属公司的产品,这也是技术和质量领先的科凯前卫在中国风电市场并不十分突出的一个主要原因。

  最大的风机厂商华锐同样也是控制系统最大的需求者,配套控制系统主要由美国超导公司提供,其次是华锐投资的大连圆通公司,开发风电控制系统为华锐配套,其产品刚开始面世。

  风电控制系统产销量居第三位的今年出现变化,去年是东汽,今年上半年被联合动力取代。东汽风机一直排名行业第三,控制系统由其100%控股的四川自控配套。2010年东汽风机事故接二连三,外部对东汽风机质量心存疑虑。业内人士称,东汽主动降价打响了风机行业价格战第一枪。东汽降价的目的显然是想以低价竞争手段保卫已有的市场地位,这一策略去年还有效。但今年风机过剩危机加剧,且其它风机价格都随之下调降至成本价,降无可降,东汽风机的低价策略作用不及去年明显,渐渐让出行业老三地位。

  新科“探花”联合动力是央企国电集团的下属公司,国电集团有自己的风力发电场,进军风电制造出手豪华,数亿、数十亿的投资,收购很快搞定,动作快,风格强悍,从上游制造到下游发电运营,整个风电产业链通吃。

  排名第四的当属科凯前卫。科凯前卫最大的客户是同属中船重工的重庆海装风机,2010年海装风机装机容量383兆瓦,列国内风机厂商第9位。除了海装之外,客户中还有10家风机厂商,但都是二、三线品牌。孟黎说,“目前在台面上混的,而且有一定规模的,也就是华锐、金风、东汽、联合动力和我们。”

  孟黎说,科凯前卫的两个股东,一个是全球最大的风电控制公司,一个是中国最大的军用船舶公司,都是行业的翘楚。

  科凯前卫2009年成立当年就实现销售收入8000万元,2010年1.45亿元。“今年有望完成3个亿的销售收入,搞得好3.5个亿。市场份额很有可能今年从第四位提升到第三位。”孟黎说。出身名门的科凯前卫目标是4年内坐上中国风电控制系统细分市场的头号座椅。这在很多人看来几乎不可能实现。中国最大的风机厂商华锐、金风、联合动力、东汽都有自己的控制系统配套公司,也就是老子和儿子的关系,父亲怎么可能把自己碗里的肉给外人吃而不给儿子呢?

  孟黎与对手搏杀的武器很简单,就是产品质量和品质。事实上,中国最早一批六年前安装的风机质量的问题风潮已经显现,很多风机不能正常运转,成了摆设。有的运营商慕名而来,希望科凯前卫前去改造控制系统,让风机重新转起来发电。但孟黎遗憾地表示,完全是不同的技术路线,改造基本不可能,只有重新设计、重新安装,而所花的费用不亚于买台新风机。因为质量问题造成大量早期风机基本报废,让他痛心,“说到底,是国家的投资损失。”

  安全性是科凯前卫首要的设计理念,也是丹麦风电控制之王和中国军工企业固守的研制原则。诸如安全控制模块有多种,科凯前卫通常选择顶级的一种,当然也意味着采购成本提高。

  当科凯前卫和其它风电控制系统公司配套的风机一同参加竞标,风电投资商运营商们并不清楚每台风机旁边的控制系统里谁的安全控制模块顶级或者普通。对他们来说,谁的标价低就可能给谁中标。“中国风电市场以价格为主要动力发展的模式对风电产业良性发展伤害很大。”孟黎认为。

  风水轮流转。低价格竞争的产业前些年从彩电到摩托车,如今又转到风机,整个产业陷入低价格竞争的血雨腥风中。

  科凯前卫副总经理尤建武说,“风机价格最高的是2008年,1千瓦的价格7000多元,现在的投标价只有3280元。时间只是两年多,价格不到原来的一半。很多风机厂商基本不赚钱,看谁能撑到最后。整机厂商的成本压力必然向下转嫁给配套的零部件厂商。”

  孟黎此刻告诫他的员工,“在整个行业落难的时候,我们要能够沉下心来,保证质量。我不考虑当期的吃饭问题,更多考虑未来3年干什么。现在外面的价格战打得很欢,但最终还是质量取胜。价格战之后是品牌战,我们要坚持靠品质、品牌赢得市场。”

  在下一个竞逐热点的5兆瓦海上风机烽火战中,科凯前卫控制系统的研制快人一步。安装了科凯前卫控制系统的海装5兆瓦风机在车间里进行最后的测试,将于9月底10月初移到江苏苏北海上。


亚博下载

@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亚博下载